伊人成长网免费 在线播放调教免费视频 《生命的礼物》——爱,让心跳不止

原标题:《生命的礼物》——爱,让心跳不止

解说:征求了诗语妈妈的同意,我们录下了这针对的心跳声,作为带给玉昂家人的生命礼物。

解说:在心跳停跳后,最理想的状态是能在五分钟后恢复心跳。

白春爱:玉昂,妈妈对不起你,没保护好你。

医生:我们在门口略作停留,让他爸爸妈妈看他一眼好不好?

小玉昂:妈妈。

解说:手术,只是向重生迈出了一小步,而真正的难点,在术后的维护。

邓亚萍:很高兴认识你。

刘丽花:孩子被推到监护室里边,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,就是妈妈,拉拉我,抱抱我。我是多么地想听到孩子再叫我一声妈妈。

医生:默哀毕,好,我们现在开始。

肖苍松:挺好的,行了。

肖苍松:器官移植以后,它主要有两大难。一个是怎么来抗排异反应,就是要让病人自己的身体,接受外来这个器官。第二个方面,就是怎么来预防它的感染,免疫抑制的作用太强,它的感人风险就会增加,意味着她可能就全身的感染性休克,这个最后可能也危及生命。如果说身体不接受,外来的这个器官,那这个器官,它就会出现功能的衰竭,它又可能出现心力衰竭。那怎么办呢?我们只能再给她想办法再找个供心给她换上。这种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。

李双磊:这个药物是随着他的,移植的时间延长,药物量是越来越低的。

白春爱:我想留住他,二十多天没留住,多少钱也买不回来他的命,我不舍得他走。

邓亚萍:您觉得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呢?

洪小杨:这个孩子他现在是我们监护室,他现在整个病情是非常非常危重,他主要问题还是一个严重的脑损伤。

白春爱:在哪儿消洗?

邓亚萍:听说还有什么心愿?是要去跑马拉松是吗?

邓亚萍:非常可爱,非常健康。

满春志:谢谢。

邓亚萍:我想再听听我孩子的心跳。

白春爱:他最起码他的生命还在延续,对吧,还在别人身边还能救另一个小孩,这也是他最好的归宿,对我们心里也是一种安慰。

解说:术后第三天,小诗语还需要进一步地治疗和监测,她也在慢慢试着和自己的心脏好好相处。

白春爱,现在不用担心了。

小诗语父亲:行,我们。

白春爱:每天吃一顿还是?

解说:医生并没有给出任何的好消息。

刘丽花:宝宝非常可爱。

刘丽花:她一个人,寄托了我们两家的希望。

医生:妈妈等着你啊。

解说:为了让大脑重新拥有充分的血液流动,小玉昂在住院的第二天,接受了开颅手术。手术很成功,但是成功的手术并没有给小玉昂带来什么转机。亦或是大家都在期待的那个奇迹。

刘丽花:辛苦你们了。

护士:起来地上太凉了,您先起来吧好吗?

解说:父母绝望之际,在器官捐献的网站上,录入了小诗语的心脏脏源信息,期待最后的奇迹。而小玉昂父母的大爱,给了小诗语一线生机。同样的血型,相近的年龄和体重。小玉昂的心脏,对小诗语来说,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生命礼物。对小玉昂的家人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奇迹。经过一系列的检查,手术定在了10月3日,小诗语必须来北京,接受移植手术,两台手术同时进行,保证这颗珍贵的心脏,万无一失。

医生:再见了。

白春爱:玉昂。

李双磊:你好你好。

洪小杨:那个时候这孩子活着,完完全全是靠人工膜肺,这个机器在维持她,也就是说没有这些机器,或者这些机器有故障等等。她可能在几分钟之内,就失去所有的生命体征,就脑袋死亡不可逆。

张子雷:现在每天大约就是五公里吧。到现在都两年,都又多了十天了将近,身体状况可以说是相当地好。第一是自信了,再一个是确确实实自己感觉到,生活的美好了,我现在可以说,我比正常人还要好。

邓亚萍:你好医生。

张子雷:吃,每天都要吃药。

解说:术后第五天,小诗语第一次从昏迷中醒来,她的眼中对这个陌生的环境,只有一丝茫然。经历了20多天的昏迷不醒,劫后余生的诗语,再次看到了这个美丽的世界。今天小诗语已经可以下床了,她像个婴儿一样,还要重新开始,适应走路的过程。

邓亚萍:太好了。

邓亚萍:你们愿意吗?

白春爱:全是我宝贝照片。

白春爱:就可以了是吧?玉昂,玉昂我们玩去了,坐大汽车了宝贝,你不是最爱坐大汽车了吗?你醒醒好不好?

满春志:不哭了,不哭了。

李双磊:就是接受了心脏的受体。

白春爱:对我们也是一种安慰,能看见别的孩子,就是说他们健健康康的。

刘丽花:作为妈妈,我更不可能说让把机器撤了,因为当初我问医生说得很清楚,医生说可能把机器撤了,孩子立马就会,这不是我想看到的。

医生:在这儿,就这样搓一搓。

白春爱:你好,玉昂妈妈来看你了,宝贝,妈妈看你来了伊人成长网免费 在线播放调教免费视频,能摸摸他手吗?

邓亚萍:了不起伊人成长网免费 在线播放调教免费视频,了不起。那您觉得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做什么的伊人成长网免费 在线播放调教免费视频,或者我能帮到你们什么?

张子雷:最重要的还是现在这个医生这边医术比较成熟了,最重要的还是感谢我们的大夫。

邓亚萍:好,这个今天啊,带着病人的这样的一个嘱托,特别是家长,说能不能,这个孩子捐献了他的心脏,能不能找到他捐献心脏的这个人?

父亲:医生找我们谈话,然后又说撤这个,ECMO(体外膜肺)这个机器,孩子已经坚持这么长时间了,但是再往后面走的话,容易起这个血栓了,脑出血了,都有可能,然后意思就是说让孩子走的时候体面一点,不不不绝对不会。我当时给医生就说,能戴多长时间戴多长时间。我不想,真的不想失去她。

白春爱:别吓着孩子。

刘丽花:非常非常感谢你们,如果没有你们,秦诗语真走不到现在。

解说:这台心脏移植手术,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,心血管外科主任肖苍松主刀,心脏取下后,经过必要的处理,会在最快的时间内,移植到小诗语的身上。

刘丽花:说过如果,心功能恢复不了,最坏的打算就是做心脏移植。但是医生又说了,孩子这么小,合适的脏源从哪儿找?谁家的孩子,愿意把心脏捐献给你的孩子。

刘丽花:非常感谢玉昂的父母,是他们的无私和大爱,让我的孩子和更多的孩子得以重生。

展开全文

解说:此时,挽救秦诗语唯一的方式,就是进行心脏移植。

解说:小诗语的转运之路,有将近800公里的路程,这是她重生的机会,也是小玉昂重生的机会。

医生:派个人照顾她一下。

医生:慢点慢点慢点,慢慢慢慢,再走,下下下,停停停,下下下。

解说:对于诗语一家人来说,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,小诗语终于可以,带着她的心脏出院了。

白春爱:我想听听(我的)孩子的心跳。

满春志:不哭了。

李双磊:我们有一个国际惯例,但不是法律,叫做双盲原则,理论上来讲呢,就是我们的供体,和受体的双方家属,是不见面的,他们也互相不知道是谁。但是呢,它只是惯例。比如双方都有非常强烈的意愿,要去见面的情况下,那么这就是可以的。

肖苍松:主动脉可以输一点(血)了,拽拽拽,纱垫,不用剪,夹上就行,还可以再用,吸一下。冰水啊这是。来,来,心脏,慢一点,主肺动脉我都分开了,就是左房没有,没有分,好的,左房没有切,这是,我看看。

邓亚萍:她儿子的心脏,现在是在这个姑娘身上。诗语的生命延续了,我相信给这个男孩,这个家庭也是一种释然。

医生:捐献者未表示不同意,然后按一个手印。

张子雷:我跑马拉松是为了激励小诗语和她的父母对未来生活充满信心,也是为了证明给别人看,证明给这些得心脏病的等待(心脏)移植的这些人看,应该绝对没问题的。同时做供体的家人,让他们知道,他们亲人的这个健康的心脏,还在我们身上生命继续延续。

医生:满玉昂,男,两岁,因外伤不幸逝世,家长充满大爱,捐献了他的全部的器官和组织,我们对满玉昂的家庭,表示崇高的敬意。

医生:那我送你们出去。

白春爱:玉昂,玉昂,玉昂,一会儿就好了啊。乖乖的,听叔叔阿姨的话啊。一会儿就好了,妈妈等你,妈妈等你。

邓亚萍:其实器官的移植,它到底它移植完了以后,他是不是还是可以成为一个健康的人?张子雷他是很好的一个见证。

白春爱:张老师,我想问您一下,就是说您现在还在吃药吗?

刘丽花:非常感谢玉昂的父母,是他们的无私和大爱,让我的孩子和更多的孩子得以重生。

医生:拜拜,真好。

李双磊:就是在心脏移植手术的后期,两个事很重要,第一个事叫做康复。张老师现在做的锻炼、跑步,对身体康复都非常有好处。第二叫做紧密地复查。吹,别停别停,吹。如果复查没有问题非常好,以他现在的这种活动量去跑马拉松是没有问题的,预祝成功。

白春爱:是吗?

邓亚萍:太好了。玉昂爸妈,你好。

解说:幸运的是,经过现场医护人员的紧急抢救,经过三十分钟,不间断肺腑复苏的小玉昂,终于恢复了心跳。随着紧急转运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重症监护室,进行进一步救治。

满春志:让我出去吧,让我出去。

张子雷:那不会,我现在身体的各项功能吧,比你们常人预测的比他们都要好。

邓亚萍:现在这个手术完了以后,目前这个孩子,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呢?

邓亚萍:他现在的病情情况怎么样?

医生:戴上口罩吧好吗?

满春志:是一个心里的寄托吧。

刘丽花:是的,最起码孩子以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

白春爱:不看了,让我出去吧。

邓亚萍:太棒了,太棒了。

刘丽花:好。

邓亚萍:跑步,还能跑步呢。

邓亚萍:开,你看,多有劲啊。

白春爱:姐姐好。

邓亚萍:真棒,真棒,张子雷他自己就是一个亲身的经历者,我看他现在的状态,你不会觉得他是做过一个心脏移植手术的一个人。我觉得医学真的很神奇,因为有非常高明的医术,以及我们这些医生的大爱,才给了相关人的第二次的生命。

李双磊:对,小熊里。

刘丽花:我们非常感谢医生,是他们高超的医术,让我的孩子得以重生,然后再重要的就是感谢玉昂的爸爸妈妈,是他们的大爱,他们的无私,让我的孩子有了第二次生命。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孩子,因为她一个人继承着两家人的希望。

白春爱:没事,没事。

肖苍松:因为做心脏移植呢,有句话叫供体是王道,什么意思呢?供体的这个功能越好,移植到这个病人身上呢,它可能效果就更好,所以呢这两个孩子呢,都在我们医院,两个手术间来完成,这样的话,供体心脏,它这个缺血时间就非常短,所以它的心脏功能,会理论上应该是最好的。

邓亚萍:真的是。

李双磊:可以了录完了,我们把这个可以传到那个,通过蓝牙,可以把这个传到这个。

邓亚萍:作为一个父母,那样一种复杂的一种感情,你说他是高兴呢?还是什么呢?我觉得这个时候太复杂了这个感情。诗语父母也希望,想看能不能跟你们见一面,而且孩子也带来了。

解说:一位因为心脏病而生命垂危的小朋友,因为这一丝善意,得到了重生的曙光。小玉昂的生命走到了尽头,但是爱让他的心跳,不会停止。小玉昂捐献的肝脏,被紧急运往北京的一家医院,有一个小朋友,从此获得了新生,他捐献的两个肾脏,一个运往了郑州,一个运往了广州。而广州正是玉昂的爸爸,曾经入伍服役的地方,这也许就是生命的缘分。而小玉昂的两个眼角膜,也将融入新的生命,代替他去看更广阔的世界。一颗生命的种子,开出六朵生命之花,送出了六份生命的礼物。

白春爱:来,宝贝,宝贝,宝贝,真棒,好棒啊,好乖啊。带你玩去好不,好不好?好棒,真乖,真漂亮,好嘞。

满春志:我都不知道说什么。

白春爱: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。

邓亚萍:生命这个礼物,有时候很沉重说起来,但是我觉得今天看起来,它真的是可以通过我们的医术,然后通过我们的大爱,能够重新唤起一个人的生命,等于是二次生命,我觉得这太了不起了。

白春爱:他怕忘不了,看不见他,忘了就忘了。听一下吧,好不好。

医生:默哀一分钟。

洪小杨:从医学上讲,事实上已经没有任何再治疗下去的意义了,但是从父母的感情上,我们要照顾他的情绪上面,父母还是要求我们,再多坚持一段时间看看。他们希望是有奇迹出现,就我们还是会继续地再往下走。

医生:她醒了,是不是醒了,大双眼皮挺好看的是吧。

医生:挺好的。

白春爱:特别想。

吴扬:从内心上对逝者的,对器官捐献者的一种表达一种尊敬和致敬,我们作为医务人员对他的对捐献者的一种尊重,也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。

刘丽花:我非常非常地感谢捐献供体的妈妈,是她的伟大付出,救了我的孩子。如果没有她,可能我的孩子也早已经没了。我就想着能见上,捐献供体的妈妈。我就是想感谢她。

满春志:那些顾虑我也说不清楚,反正是怎么说呢。

邓亚萍:小熊里。

邓亚萍:你想做第一人。

刘丽花:只要孩子能够顺利出院,我愿意。

满春志:别吓着孩子,真的,好不好,把孩子照顾好了。

洪小杨:我们很快就给他做了一个检测,在没有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,我们给他一些刺激,他没有肢体的活动,没有眨眼,就没有任何反应。

张子雷:你好。

白春爱:你姐姐在外边等着你跟你玩呢。玉昂,玉昂,妈妈想跟你玩玉昂。

满春志:好。

解说:2019年10月2日的下午3点,洪小杨医生来到郑州市,护送小诗语进京,接受心脏移植手术,与此同时,在小玉昂的病房里,医生也在做术前的最后一次检查。小诗语的转运之路,是一段危机四伏的路程。

白春爱:邓老师,我想问您就是说,这个孩子以后怎么样啊,后期会不会有什么。

解说:如何实现小玉昂父母的愿望,如何找到那可继续跳动的心脏呢?

白春爱:听一下吧,好不好。

张子雷:吃两次,早一次晚一次。

白春爱:特别健康,特别可爱,也特别听话,我去上班去,就搁邻居家,特别乖,他知道妈妈爸爸去上班去了,就在人家家就挺乖的那种。

张子雷:我感觉你们是最伟大的,你们两个人。

马拉松爱好者:百色加油加油。

白春爱:玉昂,你就这么不要我们了吗?你就这么走了吗?你变得妈妈都不认识你了。你怎么进来了,你别进来了你,进来干嘛呀,摸摸他手你要想他。

医生:家属先稍等一下。

小诗语父亲:再见,拜拜。

医生:好。

洪小杨:实际上我们确实是恢复了脑袋的血供,但是我们从临床上看,他确实没能看到脑功能的恢复,还是持续的一个深昏迷。然后所有的脑干反射也没有恢复过来。

白春爱:我还能给宝贝最后照一张相吗?玉昂是最棒的,玉昂做的事是最伟大的。好了,明天我们就又重生了。

解说:小诗语病发的第十天,医生让家属准备后事。

白春爱:是因为我当时,不在重症监护室门外嘛,有的家长在外边等,有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,就是需要一个心脏。如果说要是没心脏,他应该是活不了了,后来我就心里想,如果说孩子真的不行的话,我说我也把他的器官给捐献了。有这个念头,但是我谁都没说。等后期的时候,确诊为就是说脑死亡,我就跟他商量,就是说捐他的器官,跟他说了一声,他就说同意,只要能用的全部捐他说。

白春爱:他最起码他的生命还在延续,对吧。还在别人身边,还能救另一个小孩,最起码他能救,四到六个嘛。

邓亚萍:对,我们的医生们真的是(很伟大)。

洪小杨:他前面缺氧缺血时间很长,按照他们的描述,从房子塌了大从废墟里面把他救出来,救出来再把心跳复苏恢复,这个过程大概可能是有将近半个小时,那因为家长非常非常积极,而且他刚刚受伤,我们有必要去积极抢救,就给他做了一个我们叫做去骨瓣的减压。

刘丽花:听到这个吧,我都感觉天已经塌了,为什么会这样呢?我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,这个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孩子的身上。

白春爱:再摸摸孩子。

解说:进入深昏迷的小玉昂,还有清醒过来的可能吗?他的主治医生又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呢?

邓亚萍:好,我一定尽力去尝试看看能不能给你们了了这个心愿。

张子雷:对,出院以后就是一公里两公里。

白春爱:从心里说特别想见,我想抱抱那孩子,想听听她的心跳声。

洪小杨:没有生命体征,肯定是挖出来就完全没有生命体征了,呼吸和心跳完全都没有了。

邓亚萍:对。

满春志:我说捐就捐吧,是一个心里的寄托吧。

医生:好,不动咱们。

解说:经历了20多天的挣扎,在无数次地探望和纠结之后,玉昂的妈妈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,既然儿子的生命无法挽救,她决心捐献孩子所有可以利用的器官,不让别的家庭,再承受这种失去的痛苦。

白春爱:抱着那个小熊的时候,我就感觉抱住了孩子,感觉他回来了,感觉他的心脏在里边,感觉抱的就是他的人。

刘丽花:那我们走了。

李双磊:她是一个两岁八个月的,一个小女孩,她患的是暴发性心肌炎。

白春爱:刚会说话,会叫人,然后会唱简单的世上只有妈妈好。

刘丽花:看见张大哥恢复得这么好,这心从嗓子眼一下子就,不用那么地提心吊胆了。

邓亚萍:加油,加油。

满春志:别别别。

白春爱:宝贝,明天我们就又重生了,玉昂是最棒的,玉昂做的事是最伟大的,对我们也是一种安慰,能看见别的孩子,就是说他们健健康康的。

医生:你消(毒)一下手吧。

张子雷:第一从身体上来说,比以前是好多了,我也是跑步吧。

邓亚萍: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你说的想听玉昂的心跳,是吗?心跳就在这里。

解说:在同一场意外中受伤的爸爸,也来到病房,来看看,像是只在熟睡的玉昂。

张子雷:你这颗心脏在我体内跳得很好,谢谢你。听到了吗你。跑马拉松让做供体的这个家人,让他们知道,他们亲人的这颗健康的心脏还在我们身上生命继续延续,只有好好地活着,对他们的家人也是一个最好的报答。

白春爱:宝贝。

刘丽花:真的特别特别希望见到他们,见不到他们可能会是我心中,永远的一个遗憾吧。

满春志:谢谢。

解说:呼吸平稳,面色红润。小玉昂只是像睡着香甜的午觉,然而他对妈妈的呼唤,却再也作不出任何的热情的回应了。

裁判:请各部门各单位做好起跑的准备,三二一。

白春爱:好。

邓亚萍:太棒了,那现在这个接受心脏的这个孩子,他到底是什么问题?

洪小杨:他们很积极,只要我有任何的可能任何办法,我们还是希望医生能够全力以赴去救这个孩子,实际上我们也是这么做的,我们也是全力以赴一直在救治这个小孩。

解说:经历了十个小时,跋涉800公里的小诗语,在凌晨1点,终于到达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。而她与小玉昂的病房,只有一墙之隔。

邓亚萍:来,进来。

洪小杨:到一周左右,我们又做了一个全面的评估,他的脑袋完全没有恢复的可能,我们都是非常非常慎重的,这时候我们就已经跟家长说,说得比较确切了,你要有心理准备,接受最坏的结果,可能是脑死亡了。

白春爱,谢谢姐,谢谢。

白春爱:没事,没事,只要孩子好好的就行了。

张子雷:对,这个什么呢,我从网上看到,世界上有做移植手术以后有跑马拉松的中国还没有呢?

张子雷:虽然失去了亲人,这种大爱传递到我们身上,我们也会继续往下走的。

白春爱:最后看一下吧,宝贝,妈妈对不起你宝贝。宝贝,我不想让他走,我不想让他走,我不想让他走。玉昂,玉昂。让我再看一眼,让我再看一眼。玉昂,玉昂,你回来好不好,妈妈要你宝贝,宝贝你别走。玉昂,玉昂,妈妈不舍得你,你那么乖,宝贝,玉昂。儿子,儿子,你别走,别走,让我再看一眼,我没看清呢。

满春志:没事。

小诗语父亲:好了。

解说:小诗语住在严格消毒的移植病房里,她必须趴在病床上,防止肺部感染,哪怕只是普通的肺炎,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命,小诗语在镇静剂的作用下熟睡着,对于这次生死的劫难,她似乎并不知情。而她能够真正接受玉昂的心脏,还需要几天的观察。玉昂妈妈很想听听玉昂的心跳声,诗语的妈妈,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吗?

肖苍松:她的病情现在非常明确,只有做手术,能够把这孩子救过来。而且呢,她非常幸运,赶上北京有这个,跟她这个体重啊、年龄啊非常接近,血型也正好能配得上。所以呢这是不幸中的万幸。但是呢这个结果呢,好了,皆大欢喜。如果是不好,最后孩子还是没救过来,希望你们能理解,也只能坦然去接受这个事情。我们尽全力去做。这个手术呢,你们千里迢迢奔北京。但是呢,到301不是进到保险箱,我们尽全力去做。

邓亚萍:做这个决定蛮难的吧?

刘丽花:术后还可能会出现哪些,不适应的症状?

解说:未来的每一天,诗语病情的变化,都让这家人如履薄冰,小诗语能否顺利恢复小玉昂的心脏,可以继续跳动吗?

医生:行了。

医生:拜拜,再见。

邓亚萍:小熊。

邓亚萍:这么厉害。

邓亚萍:这就是小玉昂,这个可能百天,这个是两个月的照片,非常可爱,非常可爱,很健壮。这是妈妈怀孕的时候,这是妈妈,这个是妈妈带着小玉昂。

肖苍松:她是个孩子才两岁多,她的主动脉呀,肺动脉呀,上腔静脉、下腔静脉等等,她的这些结构上都比成人要细小很多。所以她的手术的操作难度就更大,尤其是要求那个吻合的技术要非常过硬才行。

邓亚萍:送你们一个礼物。

张子雷:很好很好,这会刚热热身感觉很好的。

李双磊:其实可能不太了解器官移植手术的人,往往认为手术是最重要的。其实手术在整个过程中,最多占30%。那么70%的在于术后的一个管理。感染和排异永远是在移植术后我们的两大主攻课题。所以目前来讲,这个孩子有她的特殊性。很重,病情比较重。我们可以说万里长征,走了一半了,还有一半的路要走。

满春志:把孩子照顾好就行了,是吧,也给我们一个寄托。

李双磊:您坐。

邓亚萍:那李医生,那像他现在要去跑马拉松,您觉得他行吗?

解说:小玉昂刚刚一岁八个月,他出生时,妈妈已经三十九岁了,小玉昂还有一个姐姐,正在读大学。活泼可爱的小玉昂,是一家人的开心果。突发的意外,对这一家人来说,是无法承受的痛苦。

满春志:没想到孩子的心脏,会在那边跳动得那么好。心里也痛也高兴,心痛的是自己孩子没了,高兴的是能把另一个孩子救活了。

邓亚萍:也是一种缘分了,他们也是一种缘分,那玉昂的这个父母,特别希望能够听到,小玉昂的心跳的声音,能够满足他这个心愿吗?

洪小杨:到我们医院的时候,他是深昏迷的一个状态,来时候没有任何的反应,深昏迷,是这样一个非常非常危重的一个状态。

白春爱:这也是他最好的归宿,对我们心里也是一种安慰。

医生:时间比较短我们看一下。

解说:任何药物都已经无法挽救,她虚弱的脆弱的心脏。此时的小诗语,已经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。

张子雷:对。

白春爱:抱着孩子,别吓着孩子,别吓着孩子。

解说:2019年9月11日,北京市通州区的一处民房,突然意外倒塌,而从废墟下救出了一岁八个月大的小男孩,名叫满玉昂。

邓亚萍:心脏上有什么问题是吧?今天给您介绍一个人,他是两年前,做的心脏手术,换的心脏,叫张子雷,你好。

解说:小玉昂的心脏,被移植到了一个小女孩儿的身体中,二十天前,她在河南省的重症监视室,已经被宣判了死亡,被救治的小女孩,名叫秦诗语,刚刚两岁八个月,患有暴发性心肌炎,发病的当天,就出现了重度心衰和心源性休克,生命垂危,直接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。仅一天时间,小诗语就用上了体外膜肺,用机器代替心脏工作,维持她的生命。

满春志:不行就不听了吧。

原标题:韩素希也戴过:综合粗犷美与现代感的韩国首饰品牌 !

原标题:秦始皇统一全国时,世界其他国家在干嘛呢?日本最搞笑了